第315章 小胖子死
书名:战神奶爸在都市 作者:南下江南 本章字数:391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0:19:30

小女孩眼眶湿润,她坚强的点了点头。

“对了,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?你的姓我们不改,因为,我不能做对不起你爸爸妈妈的事!”

小女孩咬着手指道:“我叫盈盈,今年八岁了……”

一家四口坐上桌开始吃饭,刘若雨忽然道:“陈阳,你有所不知,我妈妈今天在你离开不仅之后,她也离开了,说要去一个什么神秘的地方!”

陈阳放下筷子,这个丈母娘也够折腾,在顺天宗待着不好吗?

“刘若雨,那她有没有说过要去什么地方?将来咱们要是有事要找她,也有个地址不是?”

刘若雨摇头,这也是她最为担心的,万一出了什么事,那才是不妙。

“陈阳,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,也没有告诉我,她说完就走,我都来不及阻拦!

陈阳沉默了,此刻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。

一顿饭吃完后,刘若雨带着陈小安与盈盈回到房间休息,陈阳则来到屋外,不断的开始修炼开来。

朦胧的月光洒落在了他的身上,映射的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,带着神秘的光泽。

月教,仇一被带了回去,当教主仇笑见得这样的一幕时,阴风起,兽鸣啸,整个人都快被气炸了,自己的弟子,既然被人打成了这么一个样子。

双手双腿骨头成了粉末,完全不能恢复,两个耳朵没有了,两个眼睛瞎了,舌头也被割了。

这简直就是比植物人还可怕,生不如死,唯一不该有的,则是那正常人的意识。

仇一已经醒来,眼角滴落血泪,他知道自己毁了,整个人都已经毁了,彻底彻底的完犊子了。

仇笑冷漠的道: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仇一,你为什么会被人伤害成这么一个样子?这是为什么?那个修士呢?有没有被你给杀了?”

仇一完全不能说话,连呜呜呜的声音也不能说出。

有弟子道:“教主,仇一师兄就是被那个修士打伤,有着金丹初期修为,十分厉害。”

仇笑双手紧握成拳,内心的怒火已经来到了一个顶点。

“哇呀呀呀……该死的,此人不仅杀我祭祀,还杀我大弟子,这个仇不共戴天!”

“贫道要是不手刃了他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……”

“仇二,你马上安排人去偷偷包围这一个部落,不用暴露目标,但切记不能打草惊蛇!”

“是教主,弟子已经记下了!”

“嗯,此事我月教已经吃了大亏,贫道不管对方是谁,绝对不会轻易放弃!”双眸望着生不如死的仇一,仇笑冷冷笑了几声。

“仇一,你这个样子活在世界上也是不容易,要不这样,贫道直接送你一程,好不好?”

仇一疯狂摇头,都已经这个时候了,他还是不想死,还想苟且。

“仇一,你安心上路吧,你放心,贫道一定会帮你报仇,我月教的弟子,绝对不能被人白白杀死!”

手袖之中,有两条毒蛇跑了出去,落在了仇一胸口上,早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衣衫,上面还有血腥味。

这一条毒蛇,脑袋呈三角形,携带剧毒,由专门饲养,毒性比眼镜蛇还要厉害。

它趴在仇一胸口滑动了几下,随即尖利的獠牙,狠狠的咬了下去。

仇一疼得身子胡乱摆动,这种疼痛之感,令的他难以承受,五脏有呕吐之感。

他的脸上出现了青色,身子越来越僵硬,这是蛇毒已经开始在扩散,彻底融化到了血液里。

哪怕是华佗在世,估计也拯救不了。

仇一挣扎几圈后,终于彻底失去了生机,仇笑收回毒蛇,眸子冰冷。

“死道士,居然还敢伤我月教的人,伤成这么一个样子,你放心,贫道绝对要不死不灭的报复你们!”

“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,这一辈子绝对要将你处死!”

大手一挥,仇一的尸体砸落在了远处,有弟子上前,挖了一个坑就此掩埋,很快连泥土都覆盖了。

整个月教仿佛都笼罩在了一片阴云之下,像是有一道庞大的乌云盖了过来,密不透风,怒卷一切。

顺天宗内,这几日一来一切都是风平浪静,没有任何的怪事发生。

这一日,陈阳在院子里教儿子陈小安与养女儿周盈盈修炼,此刻间王傻从远处跑了过来。

“陈阳宗主,最近咱们的弟子不用干活,每日都在修炼,现在修为都有所提升呢。”

王傻高兴的说,非常激动。

陈阳道:“这就是我为何要让你们一直努力修炼的原因,而且也不打算让所有人干活,不过王傻,咱们的养猪和种植此刻怎么样了。”

王傻想了一会儿,“陈阳宗主,咱们养了一万头猪,种了许多颗树,现在整个大江村,一年之后绝对成为一片森刘。”

这一点陈阳也是十分愿意看见,至于另外几个宗门,他们要继续挖坑,就随他们去吧,反正现在与自己无关。

“陈阳宗主,事情都已经解决了,现在还有一件事,那就是五个宗门,他们要你说出古墓的位置所在,你看咱们怎么办?”这一刻陈阳沉默了,关于那一个古墓位置的所在,这一切都是太神秘了,陈阳目前还不愿意交代出来。

且不说能不能占领这个古墓,若是被他们给破坏了,这也不是一个十分要好的消息。

“王傻,那你就给我传一句话,就说我此刻很忙,完全不能带他们去,要是所有人愿意,都等我一年时间!”

“一年?”王傻心想,对方答应么?他们也不是傻子啊。

“陈阳宗主,你确定他们会照做?万一不同意,你说咱们怎么办?要是强行攻打顺天宗,咱们将会十分危险!”

这一点陈阳倒是完全不在意,就凭这五个宗门,他们似乎还不能把自己怎么样。

“行了行了王傻,这件事你就这么去办,还有,这五个宗门,以他们宗主的实力,至少短时间之内不敢胡来,你只需如实转告他们就可以了!”

“知道了陈阳宗主,我会照做的!”

“对了还有,麻烦告诉弟子们,就说宗里要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的努力修炼,不准他们怠慢,可知道?”

“是陈阳宗主!”

王傻转身离开。

下一刻陈阳兜里手机响了起来,拿起来一看是火儿打来的,陈阳还真的担心他会出现什么事情。

尤其是刘家刘立龙,万一他得知自己儿子死了,那可怎么办?

按下接听键,陈阳问道:“怎么了火儿?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?”

火儿道:“不好了陈少,刘立龙好像知道他儿子死去了,现在在集团闹事,据说还有一个什么苗长老也在!”

陈阳心想果然是自己想的那么一回事,这个苗长老还真的去了,之前的时候,就应该将其弄死得了。

“火儿,那么目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还有,他刘家究竟是什么意思?是不是想要让我偿命?”

火儿声音慌张,他对面站着刘立龙与苗长老。

“混账东西,赶紧让这个姓陈的牲口出来,杀了老子的儿子,今日老子不会愿意把事情就这么算了!”

声音十分愤怒,似乎不愿这么算了。

火儿道:“陈少,你也听见这个声音了,要不你回来处理?再怎么说,这也是你的老丈人,我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呀。”

老丈人么?陈阳早就没有这个念头了,刘立龙虽有功,算是救了刘若雨一次,但是他这些年的所做所为,完全是已经拿回去了。

甚至是他还欠着刘若雨的。

“火儿,你先稳住他,我目前以最快的速度赶来,切记不要与他起冲突,一切都等我来了之后再说!”

挂断电话,陈阳找到刘若雨,和她打了一个招呼,随即开着凯迪拉克直奔机场。

终于四五个小时后下了飞机,又打了一个车,快速来到了大远楼下。

来到顶楼办公室,还没走进,远远的陈阳就已经听见里面传来刘立龙与苗长老的叫骂声。

“混账东西,姓陈的这个畜牲可在?他为什么还不给我死过来?杀了我的儿子,我要让他赔偿一百亿!”

陈阳心想,这就是刘立龙么?这一句一百亿,陈阳就已经懂了。

缓步走去,包括火儿在内,皆是发现了对方。

火儿走了过来,声音沙哑。

“陈少,你可算来了,现在你说怎么办?刘立龙好像不愿意这么算了,我也不敢处理他!”

陈阳一拍火儿肩膀,阔步走了过去,声音悠悠。

“苗长老,我本来以为废了你的修为,没想到你居然还是如此的大胆,怎么,之前的时候,我所说的话,你是不是都已经忘了?”

刘立龙张口就骂,“混账东西,你可不要转移话题,我告诉你,这一百亿,你究竟赔不赔?”

陈阳没有理睬,甚至都没有多看对方一眼。

苗长老趾高气扬,现在他可不会害怕陈阳了,因为现在不是大江村而是世俗界,一切都有法律压住。

“姓陈的,呵呵,你不仅仅是废了贫道的修为,你还将贫道的关门弟子,刘老板的独生子给杀死了,你个东西,你居然还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。”

“姓陈的,你可真是胆子大的离谱呀,贫道问你,你究竟是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觉得,你可以凌驾在法律之上?”

刘立龙都急了,“苗长老,你还和他废话什么?此子把你害成这样,还杀了我的儿子,咱们去联手对付他呀,或者叫他把大远送给我!”

陈阳没有说话,大远股价上千亿,给他?那自己拿什么养老婆儿子?

“刘立龙呀刘立龙,你可真会说笑,对了,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,那就是刘东是被此人一掌拍死,你可相信?”

“苗长老,你之前再怎么说也是日天宗长老,你该不会是想拒绝承认吧?”

苗长老还真的有这个意思,杀人一事,怎能承认?

“喂姓陈的,贫道杀死刘东,全部都是你逼的,我要是不照做,你就要杀死我,所以,你才是真正的凶手!”

“刘老板,这一切都是这个姓陈的逼的,要不是他,贫道也不会杀害你的儿子!”

刘立龙坐在地上大哭,真是见者流泪闻者伤心。

但只有陈阳才知,这一切都是演出来的而已。

“刘立龙,我再重复一次,你儿子的死,是他咎由自取与贫道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,你信不信随你。”

“还有苗长老,你们之前害我一事,是不是就被你忘记了?我可以废了你的修为,我也可以将你打成一个智障,你可相信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